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港湾

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生活,感悟生活。

 
 
 

日志

 
 

青涩岁月的记忆  

2012-04-27 09:50:23|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涩岁月的记忆 - 凭海临风 - 心灵的港湾

                            文/凭海临风

 

  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么一段话:“据说,当前最乐活的活法是:养最蠢的狗,交最贱的朋友,看周星驰的电影,听周杰伦的歌,看九把刀的小说”。周星驰与周杰伦都大名鼎鼎,“九把刀”是谁啊?愣了一下,才想起他是今年初热播的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编导,一个台湾新生代作家。这部由他自编自导的电影,没有恢弘的场景和壮阔的画面,却再现了每个人青春萌动的时光,再现了既美好又欲说还休的情愫,在台湾、香港及内地都取得了很不错的票房收入。每个人都曾经有过青春,这部电影就这样引发了两岸三地国人的集体怀旧,也让“九把刀”声名鹊起。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班8个女生的一次聚会。那是2010年冬天,毕业25年后我们几个女生相约回到母校聚会。刚到那天中午,留在福州工作的几个男生尽地主之谊,席间不知是哪个男生提议,从大姐到小妹,轮流说说当年在校时都被哪些男生喜欢过、追求过。当年50个人的大班级,仅有8位女生,明显的男女比例失调,所以每个女生都曾经被男生们喜欢过暗恋过。只是80年代初期,国门刚刚打开,观念远不如现在开放,学生远不如现在的孩子早熟,刚开始那个学期,男女生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平时都还延续着中学时代的习惯,相互间不太说话,更谈不上什么交流。可这并不妨碍他们情愫暗生。个别勇敢的男生,会往自己心仪的女生书桌里塞纸条。说到这,四姐就笑起来,想起当年收到某男生的纸条,当时不解风情的她,气愤得不行,还指责那男生是流氓。我也曾经历过,某次去师大参加同乡会回来,第二天便收到外校一位同乡热情洋溢的信,满纸溢美之词,写着亲昵的称呼。我跟他之前并不认识,聚会时对他并没特别印象,连他的名字都是看了通讯录才知道。仅有一面之缘就花言巧语,我认为他很轻浮,很虚伪,当即把信撕得粉碎,之后还连续收到他的2封信,没拆就被我连同信封一起撕了。那时,只要看到哪位女生撕信,一定是她收到某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男生冒昧写来的“情书”。

 

  当然,对待外校男生可以这么肆意痛快,对待同班男生的“情书”就不敢这么公开大胆了,毕竟在同一个教室,怕伤了对方的自尊心。于是写一封拒绝信,趁大家去吃饭教室里没人时悄悄塞进他的课桌里。遇上固执的,你拒绝了他依然继续写,便不再理他,路上遇见都绕道走;他还不死心,便再回一封信表态,若继续纠缠,别说爱情,连同学友谊都不要了。于是他便颓废着,不来上自习课,看他座位空着,心里便会有些不安,可却越发讨厌他,觉得一点挫折就萎靡不振,没有男子汉气概,愈加坚定了不与他交往的决心。每每遇上这样的事情,双方都会很烦恼,这也许就是青春明媚的忧伤。

 

 据说,早我们几届毕业的学生,在校谈恋爱是要受处罚的,且不论成绩好坏,恋爱双方毕业分配时都会被学校强行拆开。到我们进校时,相对前几年开放一些了,学校对此事既不提倡也不惩罚了。在这种环境下,敢于公开恋爱的人还是极少。我们8位女生,在校时除了老五公开谈了一场恋爱,其它人都不敢涉足。我和七姐最终都嫁给了同班同学,但都是在毕业之后才开始真正的恋爱,在校时仅仅是单纯的喜欢。当时敢于公开写纸条的男生也不多,更多的是在宿舍的“卧谈会”中与同寝室的弟兄们谈论。于是,就产生了许多恶作剧。最震动的一次,便是调皮的体育委员用左手仿写了六姐的字迹,写了一张晚上8点邀请某男生去江边亭子里约会的纸条,塞到那位男生书桌里,因为他们是同寝室的兄弟,知道这位男生暗恋六姐已久。那位男生收到纸条,心花怒放,回到宿舍把一双平时不太舍得穿的皮鞋擦得锃亮,又对着镜子反反复复梳着当时流行的大包头,7点多便快乐地哼着校园歌曲往约会地点走去,而体育委员却在其后尾随,躲在僻静处看那位男生在江边的亭子里左顾右盼,刺骨的寒风一阵阵袭来,可那男生迟迟不肯离开。第二天这位被冻得感冒的男生很生气,做完早操时悄悄质问六姐为何爽约。单纯的六姐莫名其妙,蒙受不白之冤,委屈得回到宿舍大哭,还以为是同宿舍的哪位女生捉弄她,而那天中午只有大姐留在教室写信没回宿舍午休,便以为老六怀疑她,也急得哭了起来。后来体育委员站出来承认是他搞的恶作剧,一场风波才算平息。后来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要起哄,让那位男生与六姐合唱《无言的结局》。

 

  8位女生中,七姐最聪明美貌,喜欢与暗恋她的男生众多。记得有次我去厦门的二姐家,她把在校时的黑白照片全部扫描进了电脑,当我看到一张84年全班去鼓山春游时她们小组成员的一张合影时,她对我说,你看看,我们组长的目光看着谁?我一看就乐了,集体照,他不面向镜头,而是望向了七姐。二姐说,他们不敢明着表示,就常常以小组活动的名义来靠近女生。仔细想想,果真如此,那时每个小组只有两名女生,他们便以组与组之间的排球赛,宿舍与宿舍之间的联谊活动来接近女生。记得快要毕业那年,503之家的姐姐们为我这个小妹过19岁生日,晚自习才开始一会儿,我们8个女生便一起离开教室回宿舍了,正当我们在宿舍开心玩闹时,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一看,209宿舍的男生全体不请自来,他们发现了我们集体离开后,便在猜想我们一定是有什么活动,因为我们两个宿舍都是当时的“文明宿舍”,早已以此联谊。不待晚自习结束,他们便在馆长带领下回宿舍商量,最后是取下了某男生蚊帐里挂的成方圆抱着吉他弹唱的画报当礼物,集体参与活动来了。

 

 春节前,一外地男生来漳州,谈起往事,他借着几分醉意告诉我:隔壁班某位男生曾经喜欢三姐,而他自己在学校时,暗中一直很喜欢我们的四姐。三姐是我同桌,我知道那位隔壁班的同乡喜欢她,可这位来访的同学喜欢四姐,却让我很吃惊,大家根本没看出来啊。“那你在校时怎么丝毫没有表现啊?下次聚会,你一定要亲自告诉她”。“当时哪敢啊,我们男生在你们女生面前大多自卑着呢”。他说的也许是实情,记得第一个寒假,我一到家就收到一封寄信地址是我们的班级,却没有署名的信,信里只有几个字“祝你春节愉快”。当时我还在想,谁这么无聊啊,写这么一句话,又不署名,还没放假就从学校寄出来了,仿佛算好了我到家的时间。因为没有冒犯我的内容,那封信没被我撕掉,看完便随手夹在一本书里。等毕业后整理留在家的书籍,那封早已被我遗忘的信掉了出来,一时好奇,我拿来毕业纪念册上的留言对照笔迹,发现是班里的某个男生,天啊,我跟他在校几年,似乎就没说过几句话。也许他当时要表达某种心情,却又没有勇气暴露自己。毕业多年后也曾听一位男生说起过,当年他们宿舍几个男生是极爱睡懒觉的,可有阵子却都早早起床在操场边的单双杠上装模作样,目的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是为了看我们几个一直坚持晨练的女生在操场跑步的身影。

 

 那些青涩的岁月里,有多少暗藏心中的喜欢没有表达?有多少千回百转的青春之歌没有吟唱?如今回首往事,那些在浮华世界里再也无法收获的单纯、干净、善良、执着、清澈得像山间溪流一样的青春岁月里的喜欢,就如同种进心田的蔷薇花,温柔地覆盖了时光的荒漠,像清亮脆响的风铃,荡漾着纯净悦耳的旋律。我们8姐妹都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隔着遥远的时空距离,人到中年的我们,终于可以成熟淡定地对着那些年或勇敢或怯懦、或明或暗地喜欢过我们的男孩,真诚地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曾经的喜欢,丰富了青春岁月的内涵,让我们在人生路上自信满满地前行。

 

 

      青涩岁月的记忆 - 凭海临风 - 心灵的港湾青涩岁月的记忆 - 凭海临风 - 心灵的港湾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7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