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港湾

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生活,感悟生活。

 
 
 

日志

 
 

至真至纯的美好  

2016-05-26 11:16:28|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查令十字路84号》有感
至真至纯的美好 - 凭海临风 - 心灵的港湾
                          文、图/凭海临风

 

     因为一直喜欢汤唯的表演,她演的每一部电影我都不想错过。上周看了她与吴秀波主演的《北京遇见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一如既往地喜欢她。虽然此部电影与他们之前主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图》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故事结局也落入俗套,但影片中让男女主角结缘的那本名叫《查令十字路84号》的书,却引发了我的浓厚兴趣。

 

想看书去实体书店买速度最快,第二天一早便去晓风书屋,书店却歇业重新装修,只好回家上当当网和亚马逊搜寻,结果都缺货需要预定,在万能的淘宝网一搜,倒还真有台湾出版的,立马下了订单,物流很给力,一天半之后书就从广州送达我手中,用当天睡前一个多小时及第二天的半个下午,很快就看完了,意犹未尽。

 

《查令十字路84号》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是一叠悠悠二十载岁月往来于纽约与伦敦的80多封书信集。书信的一端,叫海莲·汉芙,是一个酣畅淋漓穷困潦倒的率真女子,她是一个嗜书如命的纽约编剧;书信的另一端,叫弗兰克·德尔(台湾版的书翻译成法兰克·铎尔,而我更喜欢电影里的译名),是一个为海莲·汉芙兢兢业业寻找旧书二十年的谦谦君子,英伦绅士,以及他的同事和家人。未看此书之前,还以为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读完全书,才知这本书信集里有的只是书的香气,书的爱恋、书的情缘,是因书而结的人间真情,也才明白这本书为什么会被称为全世界“爱书人的圣经”。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中文翻译陈建铭先生,是台湾诚品书店古书区的员工,在未与任何出版社联系的情况下就先翻译了全书,可见他对这本书的喜爱程度。

 

1949105号,身居纽约的海莲在一则广告上发现了伦敦查令十字路84号有一家专门经营绝版古书的小店,叫“马克与柯恩”书店,于是写信前往索购自己想要的旧书。没想到书店经理弗兰克很快回信,并寄去了一些她订购的书籍,就这样,两地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书信交往。最初的尺牍往来,就是书商与顾客之间的简单交易,海莲寄出书单,弗兰克按她的要求寻书寄书,同时寄上账单。因为这些都是书店业务往来的书信,所以每封信都有存档,他对海莲的称呼也一直使用敬语。不久海莲得知战后的英国物资短缺,每人按配给制购物,为了感谢书店对她的热情相助,她虽然经济很不宽裕,却时常慷慨地为书店邮寄食品包裹,让店里的6位员工都能分得一些诸如火腿、罐头、鸡蛋等日常物资,甚至她还让去英国演出的朋友为书店里三个女店员和弗兰克的妻子诺拉赠送了丝袜,这些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在当时物资极度匮乏的伦敦,却是极其稀罕的东西,书店的所有员工及弗兰克的妻子都非常感激海莲,纷纷写信表达感激之情,在圣诞节,他们联合起来赠送了一本诗集和一块手工刺绣的爱尔兰桌布寄给海莲做礼物。海莲收到这么精美的礼物回信感慨:“我打心里头认为这实在是一桩挺不划算的礼物交换,我寄给你们的东西,你们顶多一个礼拜就吃光抹净,根本休想指望还能留着过年,而你们送我的礼物,却能和我朝夕相伴,至死方休,我甚至还能将它遗爱人间而含笑以终。”

 

就这样,一封封往来书信,还有书籍和各种食品包裹在大西洋两岸快活地传递。每当海莲收到难得的好书就会欣喜若狂,收到不满意的书时她会用文字破口大骂,想要的书久未寄来时,她会在信中大喊:“喂,弗兰克,你这大懒虫,你在干什么呢?快起身给我找书去。”而矜持稳重的弗兰克总是耐心细致地回复海莲的每一封信,每当收到海莲寄来的包裹时,回信时总是携同夫人诺拉及书店的全体员工致谢,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书信成为他们平静生活中无时不在的旁白,慢慢地,他们从谈书到谈生活,有了像亲人一般的情感。弗兰克和夫人诺拉及书店的其余员工都曾多次热情邀请海莲到伦敦旅游,可时运不济的海莲总是难以成行,她住在“白蚁丛生,摇摇欲坠,白天不供应暖气的老公寓里,口袋里永远没有足够的旅费。有一次好不容易快凑齐旅费时,牙病又患了,钱又被牙医赚去了。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19691月,海莲收到书店的来信,却是带来了弗兰克已经去世的消息。海莲一直把弗兰克看成是“唯一了解我的人”,而诺拉说弗兰克与海莲之间有“如此相同的幽默感”,“他曾那么喜欢读她的来信。”他们二十年间缘悭一面,结局虽有遗憾,过程却是如此丰满,那是绵延二十年的纯洁情谊,任何与爱有关的语言,都从未曾见他们写于笔端。

 

弗兰克去世之后,海莲写信给他的妻子诺拉,除了安慰,也表达了希望把往来书信出版的愿望。诺拉积极配合,他们的大女儿席拉也开始给海莲写信。在《查令十字路84号》一书海莲写的最后一封信中,她给去伦敦旅游的邻居写到:“卖这些好书给我的好心人已在几个月前去世,书店老板马克先生也已经不在人间,但是,书店还在那儿,你们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路84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全书戛然而止,而我却热泪盈眶,为这人间至真至纯的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